首页 > 保险业 > 平安人寿 > 新闻 > 正文

“小人物”就是“大英雄” ——震灾来临,有一种希望叫平安人寿

来源:通讯员投稿
字体:
时间:2017-11-06

  【连云港金融网 0518.biz】(一)“救火队长”血火之炼

  赵少彪,平安人寿四川分公司两核风险管理部调查管理室主任。作为一名拥有近20年理赔工作经验的资深两核人,重大灾害和意外事故发生的第一线,总有他的身影。

  与时间赛跑

  “地震,又是地震。”8月8日21:19分46秒,这是赵少彪脑海意识中的第一反应,眼前世界的摇摆中他仿佛再次身临那些曾经噩梦般的场景,汶川与芦山的悲怆从不曾在他的心头被挥散。瞬息之间,正带着家人在阿坝州度假的赵少彪脑中旋即汹涌着他之前所有那些亲历的地震时的情境,像一部在剧烈晃动图景在不住断裂的电影,伴着爆裂的轰鸣。那是他久久压抑在心头不愿想起却无法掩埋的记忆。然而,这所有的排山到海般的思绪只存在了几秒的时间,大脑中一个清晰的指令告诉了他自己的身份,他自觉间进入到属于自己内心的状态—暂时忘掉那些记忆,以冷静而清晰的思维迅速判断接下来自己必须投入的行动。

  时不我与,刻不容缓。经年奔走在种种危难征程中的赵少彪又踏上了与时间的赛跑。

  “我在第一时间查看微信和网络,知道是九寨沟发生的地震,而我那时离九寨沟非常近,我要赶过去,我要到地震现场。”当时,这几乎是赵少彪自我意识。犹豫几乎是没有的,责任早已在多年的处置危机意识中消融为了内心的指引,就像是某种生理应急反应。“我必须即刻出发,因为凭经验我知道马上通向九寨沟的路就会被堵,可能是被管制,也可能是自然坍塌。我现在出发快一点就离现场更近一些。”

  当夜,像以往奔向险情一线一样的义无反顾,赵少彪只身驱车前往九寨沟灾区,父母忐忑忧虑的眼神洒落了他身后的一地。当车行驶到川主寺时,前方的路已经完全堵塞了十几公里,路也塌陷了毫无行进的可能。赵少彪知道自己离现场最近也只能困居此地了。“名单,伤者死者的名单!”这是他现在最需要的。“我要第一时间知道在所有遇难和受伤者中有哪些是我们的客户!我们必须第一时间从受害者中筛选出我们客户的信息!”人不能抵达现场,但我们的救援必须马上开始,名单就是救援的密码。

  几个小时的原地等待却犹似惊心动魄的战场,静止中却是追上那些陨落生命与时间赛跑的激越壮烈的战场。赵少彪返回临近的县城,彻夜锁定新闻频道,不住凝聚于灾害的实时信息。尽可能从专业角度辨析道路交通和伤员救援情况。在调查团队微信群中,与团队伙伴们不断分享与交换来自多方的地震信息。“我从一位医院领导那里第一时间得到第一批的伤员名单,将名单拍照发送给公司迅速做客户排。”多年的为难处置使得医院成为赵少彪最熟悉的地方,“那里的很多领导因为工作关系都发展成了朋友,他们成为我危机处置中的重要人脉。”生活中的用心使得在危机骤降时,让赵少彪多了些许从容,赢得了更多的珍贵时间。毫无疑问,危难之中高效的可贵。“从各个信息的反馈中,我判断出成都和绵阳是地震重症伤员转诊的两个重点方向。”赵少彪安排两地理赔调查人员两人一组蹲守在伤员可能转院的各大医院,随时便于探望客户,送去慰问,为远方赶来的家属提供接送服务。

  等待之战

  灾害的狰狞与可怖正在于它的变本加厉,尤其是地震的破坏性与毁灭性总是在与时俱增的。伤员的名单在一次次翻新,数量也在不断上涨递增。为了能更细致尽可能找到更多伤者中潜在的客户,赵少彪发动起理赔员联系九寨沟各村镇乡里乡亲熟悉的村户,了解失踪人员,追查人员的去向以及投保的可能性,“村镇之间的村民是非常熟悉和了解的,而且每个村镇人都有限,很多地方人们彼此都认识,深入最基层去了解或许能对我们的理赔核查更有成效。”数不清的紧急救援使赵少彪这位“救火队长”有了很多来自于实践的处置灾后救援的经验和原则。“所有灾害我们都力争第一时间挺进现场,与政府相关部门保持联系,取得帮助,第一时间掌握死难者名单,第一时间发回公司,进行客户信息筛选。”赵少彪还表示,他们甚至需要通过大数据分析灾难地区客户信息,逐个电话联系,确认客户安危。一旦发现客户遇难或受伤,迅速依据预案,安排人员上门慰问,帮助收集理赔资料,开辟绿色通道,一切从简从速,开展理赔和先陪服务。

  等待,焦灼而揪心。同时,等待也是重拾信心与希望的开端。等待,身静止心已远。等待,这是赵少彪在很多次危难处置中的无奈,但正是这些等待令他有着冷静清醒的判断,全局多元的考量,等待往往成为抚平一个个危机漏洞的开端,力挽狂澜在等待中成为某种可能。

  “我们的等待可不是静止的,更不是被动的。”赵少彪的等待里是十万火急的挽救。等待的三天里,赵少彪不断地分析思考不住翻滚的地震信息,不断指挥着理赔员的应急举措,不断给每一个直接或间接关系人电话,以至于能尽可能多地挽回地震对人间的毁灭。等待,无非更是一场与浩劫灾难的比拼耐心与勇毅的静止战役。

  生死一线 血火之炼

  三天之后,赵少彪得到上级指示,他在当地的救援工作暂告一段落,可以返回成都待命。心里好不轻松的赵少彪在驱车返回蓉城的途中经过一山路隧道时被值班的交警莫名拦下。“当时,我很奇怪,我没有任何违规驾驶,我感到莫名其妙,心里只想着尽快赶路。”交警没有理睬赵少彪满心不解的询问,强硬要求他交出身份证去停车场休息。赵少彪无奈在停车场一直等着交警来找自己,“我当时心里着急,因为还要抓紧赶回成都处理后续事宜。就希望交警快点找我处理完我的事。”然而,交警似乎对赵少彪毫不在意,一直置之不理他。万般焦急中的赵少彪最终主动去找交警询问究竟。“交警当时只问了我一句——有多长时间没休息了?”赵少彪后来才发现自己的眼睛布满了血丝,三个日日夜夜里他几乎没有合眼,身心的高度紧张,让他分外疲惫。看似突然阻拦他的强硬交警原来只是善意艺术的劝诫和警醒。

  “我真的非常感恩那个交警,那段山路非常难走,也特别陡峭,如果疲劳驾驶出事故的几率不小。”赵少彪深知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恰是那个萍水相逢严厉的交警救了自己。“我觉得这是上天在眷顾做善事的人。”在赵少彪奋力救助他者之时,他也获得了他人的救助。好人有好报,莫过于此。

  自2000年开始,赵少彪成为名副其实的“救火队长”,几乎所有四川重大的险情事故都可以见到他奔冲的身形。生死之间、血火之炼,他都无处不在,无往不前。废墟与死亡现场成为他工作中时常面对的情境。“每一次在灾区,在残垣断壁,死伤悲切的场景都令我心痛。我的任务就是查找客户,我每次都不住祷告,希望我们的客户都平安。”最惨烈惊怖的场景中,赵少彪往往收获着最暖心的动容。“记得5.12地震时候,我们在北川查访客户,当我们在安昌镇临时安置点找到客户的时候,他们都非常意外,很多人已经忘记自己买过保险,甚至没想到我们会来找到他们看望他们。当我们为他们送上药品和卫生用品时,客户非常激动,向周围邻居真心说着保险对于生活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因为保险他们又拥有了希望。”客户质朴却发自心魄的话至今激励着赵少彪在数不清的急难救助中,充满勇气、力量、毅力和信念。

  身为寿险核保核赔的岗位,赵少彪在进进出出这些灾害现场,面向需要保险救助的客户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份不单单是救援这么简单。“我们是保险企业服务于客户、服务于社会的具体执行者,我们的事业价值正就在此!”他在一次次出生入死中,洞彻自己正是保险慈悲与爱的第一线使者,是客户也是社会最先了解和感受到保险的窗口。除了救援,自己担当着更宏阔的责任。“寿险核保核赔是‘保进来’与‘赔出去’的重要专业风险防控环节,防风险和服务好事两大重要任务。‘能保尽保’和‘为客户寻找理赔理由’是公司做好服务,提升客户体验的指导思想,也是我们两核岗位的价值体现。”

  深入灾害一线,与风险危机为伴,这仿佛已成为赵少彪的工作常态,在寻常人眼里的触目惊心的场景中,赵少彪必须镇静沉着中从容安置各项错杂纷繁的事项,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无法做到。然而,赵少彪从不掩藏自己内心的胆怯和恐慌,“很多危险都是近距离直面的,内心不怕是假话,但当你想到崇高、想到责任、想到使命时心便沉稳了许多。我的工作何尝不是在报效祖国呢?!”

  心安即是故乡

  有过秘书和法律职涯的赵少彪与平安的相逢缘于偶然的际遇,“我1997年陪朋友去平安面试,平安正在招一名干部管理的人员,不想他们看中了我。”经过对平安的近距离考量,赵少彪同样认同了平安的企业价值观与文化内核,阴差阳错、无心插柳之间赵少彪重新在生活中追逐到更适合于自己的生命坐标。平安的事业追求与赵少彪信仰里的行善向善紧密相关,事业的目标与自己的价值观完美的契合,令他在疲惫与奔忙里,即使穿行于一个个危机中也深感心安如归乡。

  曾经秘书岗位的磨砺令赵少彪有了写作的基础,法律修为也使得自己在工作里把握更多的严谨和分寸。然而,双核理赔离不开对医学的熟稔,曾经对医学知之甚少的赵少彪竭尽所能去寻求更多的医学书籍,三年来他通读自学和求教专业人士的医学读本排满了两大书架。“三年里,我学习尽可能多的医学专著。我的理赔岗位使我每天接触大量病历,更广泛的医学知识是我决不可或缺的。便于我和医学专家的深入交流。”显然,今天的赵少彪成为各类风险最强劲的对手。

  见过了太多的血火纷飞,生离死别,赵少彪的心是痛的,作为人之个体,他从不愿意去回忆那些噩梦般地狱景状,然而,作为一位核保理赔人,他又必须义无反顾投入一个个灾难之中,而恰是这样生死之间的进出里,他更懂得一个保险人的价值,懂得自己事业的壮美和宏大。

  不幸见得太多,如何调节自己内心,做好心灵的健康管理并不简单。这似乎是每个一线核保理赔人必须面对的课题。“我感到自己内心更为豁达,对于当下很多利益纷争更能看得开,看得淡,而对当下生活却更懂得珍惜。”

  事业的奔波使得赵少彪少于与已上高中的儿子沟通,抛开口头教诲,赵少彪更喜欢用身教来感染自己积极昂扬的价值观。“我做的很多事,儿子其实都知道,他有时也只是在微信朋友圈上为我默默点个赞,但我知道他认可我做的,他在为我加油。”赵少彪轻浅的笑中藏不住他由衷的欣慰与满足。

  8月8日的九寨沟地震中赵少彪事迹越来越广在自媒体端扩散开去,在某个赵少彪不经意间他的儿子也默默在朋友圈里做了转发,在链接前轻轻写上了“father”(父亲)。

  (二)火线先锋

  丁飞,2009年入职平安人寿四川分公司绵阳中心支公司理赔调查队伍,如今已在平安工作8年。

  不眠准备者

  8月8日晚,平安人寿绵阳分公司理赔调查员丁飞在单位加完班回家,第二天起他难得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日,他准备利用这珍贵的假期带父母好好出去转转。

  躺在床上看电视,对于丁飞这是难得的闲适。“我突然感到沙发和空调在我眼前晃动摇摆,饮水机里的水也不停抖动,那种感觉像极了5.12汶川大地震。”丁飞猛然从床头坐起,他迅速翻看手机,一系列九寨沟地震的讯息被瞬息间刷屏。“我当时知道在九寨沟地震之前成都进九寨沟的另外一条路发生垮塌,进出九寨沟只能从绵阳平武进出。而我是离九寨沟地理位置上最近的一个调查人。”

  “我要进入灾区现场。”这几乎是做了八年一线理赔调查岗位的丁飞第一自主意识反应。多年以来,警情灾害的讯息就像是丁飞冲锋的无声号角,奔赴前线从不曾片刻犹豫,这成为工作的习惯,更潜隐在自我意识之中,无需提醒,无需指示。

  他迅即与上级领导联系,申请第一时间进入灾区,“我离得最近,即使别人都不合适,我也是最应该到位现场的。”领导出于谨慎考虑和对丁飞安危的慎重,并没有同意他的请求。但丁飞枕戈待旦,把自己的衣物和简单行李收拾好,随时待命出发。那一夜有很多人无眠,而丁飞是最清醒的一个,他规划着明天和接下来几天里自己必须全力要做的,即使不去现场,对于理赔调查员而言,险情的发生就已经预示了自己已经身在战场之中,与灾害的战役没有退路。

  守望名单

  8月9日上午,丁飞第一时刻到达绵阳中心医院,通过院方了解到第一批将从九寨沟灾区转来的6名伤员,“这第一批伤员是在下午四点左右到达医院。然而,医院方掌握的也只是姓名、性别、伤情等最基本的信息,是否是我们的客户需要我们后方做大量细致的排查工作。”第二批九寨沟转出的伤员在晚上十点左右抵达医院,丁飞继续将伤员信息迅即转给公司核查部门即刻搜索。

  因为伤员激增,医院向社会告急,血库紧急缺B型血,赶在众多献血爱心人士到来之前,一身疲惫没有半丝歇息的丁飞抢先在医院献上了400cc暖热的血。

  就在丁飞献血之后的片刻,通过搜索发现了一位转入绵阳中心医院的伤员是公司客户,“我那时就想以最快速度出现在这位客户面前慰问,能够使他感受到公司的温暖和爱心。”当时,医院的电梯出现的故障,为了可以不耽误慰问客户的时间,丁飞来不及等电梯维修完毕,径直爬上15楼客户的病房,哪怕是自己刚刚献完血的身体根本没来及休息。“当时的心愿就是要快见到客户,真顾不上那么多,我是客户接触到公司最前沿的人,我的态度直接代表我们公司在客户心中的形象。”

  连续几日,丁飞就在医院大厅等待通过120总台发出了一批又一批伤员名单,他随时将这些新收集的名单转给公司核查部门紧急搜寻可能潜在的客户。“我也会将这些名单发给其他公司和我一样的调查理赔员,他们的心情和我一样,我非常理解他们,希望他们从中可以发现有用的信息,寻找到他们的客户。”哪个公司不重要,更多的人获得救助与慰问,可以得到爱与关怀,这是丁飞最大的愿望。

  直到120人员告诉丁飞不会再从灾区运送伤员了,丁飞才离开医院,暂时告别自己的援救“战场”。

  (三)奔向生命的辽阔

  杨大勇,平安人寿四川分公司两核风险管理部调查管理室调查业务管理岗员工;

  2008年5月12日,恰逢又一年的护士节,杨大勇刚刚在都江堰中医院完成一位客户的理赔,因为护士们外出参加活动,他未能按原先计划在医院继续调取所需要的病历,他比预计提前离开了医院,几分钟后地震浩劫骤然降临,他刚刚离开的中医院瞬息夷为平地,漫地废墟。杨大勇的幸存是侥幸中的侥幸,然而,他活着却已经被魔鬼的地震夺走了心灵的能量,他感到自己宛若死去——因为他至亲的母亲恰在医院中……

  在眼前失去母亲,这样的心灵创伤几近毁灭,杨大勇无法面对今后的生活。“那一段时间里,我所在理赔岗位的职责让我全力以赴投入在救灾之中。我的内心痛苦埋在心底,人几乎要奔溃。是我们平安大家庭给予我最热烈和暖心的关爱与鼓舞,在我内心最脆弱的时间里,我们平安的伙伴,我们的大家庭让我心怀感恩重新振作,重新拾起生活的勇气。”患难真情,平安家庭至深至真的关怀,更激发了杨大勇将爱的能量传递更远更广的信念和决心。

  抢在“第一时间”

  2017年8月8日21:46,沙发、饮水机在刹那中的摇晃使得原本闲适休息在家的杨大勇猛然警醒起来,可怖的场景瞬间闪现,一秒内他确定了看不见的来自大地深处的魔鬼又一次咬住了大地,而这次的震中或许就在他的脚下不远。

  “我在几秒里查实了地震的信息。第一时间与赵少彪主任联系,听取救援工作的指示。我得到的指示是随时待命,保持在原地。”寻找伤员名单在那一刻杨大勇已运用凡是自己可以运用的渠道进行搜索。他当即协调指派理赔员即刻排查联系可能的受灾客户。

  等待中听到的时钟指针像水悠悠落地的缓,焦虑、急切、忧思、祈祷鼓荡在杨大勇激越的胸膛,他多么希望一夜可以一眨眼就闪过,企盼一个新的黎明早早到来,让所有为了重生的拯救快快开始。“我一夜都在心里祷告千万不要让5.12重演!”杨大勇那一夜只有这一个念想。

  8月9日,杨大勇在医院上班第一时间赶到都江堰中医院和人民医院,在急诊科和医务科排查是否接诊受灾后的受伤客户。“在我紧张排查中接到通知,地震受伤群众都直接送往华西医院和省医院了。”杨大勇迅疾返回职场,继续带领理赔团队伙伴们进行名单排查,并将所获得的有价值信息第一时间反馈公司。

  2008年汶川地震中杨大勇失去了至亲,他深深体悟到那种痛彻心腑,然而是平安大家庭给予了他面向命运不屈的勇气和重新昂扬于生活中的爱,他尤为懂得在人遭遇灾害灭顶之祸时的无助和绝望,也更知道人们在此时所需要的关怀和暖心的爱。将心比心,杨大勇比他人更要求自己在灾害发生的第一时间里赶到客户身边,陪伴他们温暖他们,给他们以生活的信心。“我觉得第一时间的赶到最为重要,不仅仅是办理各项理赔手续,更是让客户不要感到孤单,感到我们用心的陪伴。”

  关注伤害事故 尊重生命本身

  理赔调查的岗位使杨大勇觉得自己的角色正是公司与客户的桥梁,是公司看待客户的眼,“公司对于客户的态度,情感都是最先通过我们来传递的,我们在第一时间传递的不仅是我们的服务,更代表公司对客户的心和情谊。”

  杨大勇闲暇时更愿意行走,更喜欢步行,“脚踏实地更让我细细体味生活本身。”看似庸碌凡尘的生活对于时常穿越生死的人而言,或许才有着最迷人亲昵的吸引。“我喜欢在行走中思考很多问题。”如果见到有人摔倒,杨大勇会自然想到会不会是客户。如果看见有交警在处理路边事故,杨大勇会自然用手机拍照记录,“因为那如果是我们的客户,我的留心记录都将会帮助他多一些顺利获得理赔赔偿。即使不是客户,我也可以帮助交警尽可能公正处理,有益于社会和谐。”他曾偶遇一次电瓶车逆行撞车事故,正是因为杨大勇习惯性拍摄,留住了证据,使交警做出了与真相相符的判定,还原了社会公正。工作使杨大勇有了关注伤害事件的习惯,这不仅锻炼了他更高远的工作视野与格局观,他也更深彻理解与尊重生命本身。

  心地善良天地宽

  学医出身的杨大勇尽管曾经见识过惨烈的生离死别,然而在灾难现场的亲历依旧令他不愿回忆。“我至今都记得我第一次去现场看到的惨绝人寰的情境,没有去灾害现场的经历永远不能真的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一次次穿越生死之际无形的门,一次次见识那些人间的凋零与悲怆,也遭遇到自己至亲在灾害中遇难的大不幸,杨大勇的生命观在发生着悄悄却深刻的蜕变。“生命是有限的,在有限的生命里我们要对得起别人,要以爱的视角去看待和对待他人,多记住别人的好。生命是脆弱的,我们太需要珍惜了。”凡是以爱付出,与人为善,已经成为杨大勇为人处世的出发点。曾经在一次交通事故中自己全身而退,有惊无险,这也被杨大勇看做是命运对自己诸多善举的回馈。

  在日夜兼程风雨无阻的奔走于客户与公司间,辛苦中杨大勇却心怀真切而强烈的自豪感。保险理赔核查的岗位给予自己最大的收获是内心境界的升华,“对待朋友,对待家人我都有了全新的认知。我不再会为生活中琐碎的利益而纠结,我知道了生命生活里最可贵最需要珍惜的内容!”对杨大勇而言,保险理赔成就了他心地善良天地宽。他跳脱出了小我,望见了生命的辽阔。

  地震夺走了杨大勇生活与生命里的很多,但那些夺不去的只会令他更强大地站立与奔走在大地之上。

  寻求理赔的理由

  各种险情现场的硝烟尘土中丁飞摸爬滚打已经八年,对于他人眼中辛劳危险的苦差事,他却有着发自心灵深处的热爱。这不仅符合自己的心性,他更觉得是实现自己生命价值最恰切的途径。“我2009年1月正式应聘加入平安人寿绵阳分公司,理赔核查的岗位是我内心的选择。我不喜欢坐办公室按部就班的程式化工作,我喜欢奔跑在自己心灵向往的方向。”纵然知道前方潜藏的无处不在的风险,但心之所向,丁飞无以畏惧,澎拜的生命真正属于他自己。其实,早在2008年丁飞就作为志愿者参加了汶川地震绵阳中心医院现场救援,他收集名单救助伤员,在危急场景里内心向善的爱的光芒给予了他灵魂的召唤,他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生命的能量。

  八年来,丁飞出现在不同的灾祸现场,救助过众多身份不同在灾难面前一样无力需要救助关爱的人,“我所经历给予我的感触就是中国大众目前依旧保险意识不强,很多人并没有投保,在受害或遇难后,妻儿老人都被置于很凄惨的生活境地,而投保的意义就在于当我们遭遇不幸后,保险可以让今后的生活不至于毫无指望,不至于让我们的家庭陷入灭顶之灾。保险使我们的今后生活依旧有希望。”丁飞的一次次于灾难救援中的亲历令他对保险意识亟需深入民心有着至深的感悟。

  正是辛劳与危险这样似乎没美妙的亲历恰恰成全了丁飞对于自己事业有着更广阔的格局观和更深刻的理解。“如果我只是公司员工,没有一线这么多的所见所感,一定是只在岗位上力图维护公司的最大权益,然而拒赔绝不是我们的目的,在那么多的风险之中我更体味到受难人的无助和痛苦,我更真实感受到保险对于人们对于社会的价值和需要,现在的工作我一方面会坚持为公司进行风险管控,但一方面也会多从客户角度去考虑,还原事故真相,在可能的前提下为客户尽量寻求理赔的理由,毕竟他们需要我们的关爱。”

  2011年的一件死亡事件给丁飞内心造成了巨大冲击,正如他所言,“这件事我一直无法忘却。”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太太因为身患重疾,为了不拖累家人,独自一人清晨在独居住宅附近投河自尽。“如果有保险,不管怎样,生活都有指望,生命也有希望。”保险终将阻止更多的人间悲剧。这是丁飞八年来深入风险前沿火线至深的感怀,最质朴也最深彻的领悟。

  (四)基层党员干部——暗夜里的灯塔

  王华春,平安人寿四川分公司德阳中心支公司运营部副经理,2016年11月作为扶贫干部挂职阿坝州九寨沟县副县长,协助常务副县长分管金融,负责金融扶贫工作。

  8月7日和8日王华春本来参加在汶川水磨召开的全州金融干部培训班,由于紧急工作赶回九寨沟景区。地震事发时正在九寨沟景区内。

  浩劫骤降 应急指挥

  2017年8月8日晚,挂职于四川九寨沟副县长正在漳扎镇做调研的王华春,恰巧陪同到访客人在看九寨沟宣传的风情演出,灾难浩劫来得毫无征兆,似乎于瞬息间毁于一旦。“我当时就感到大地剧烈摇晃,四周灰尘四起,也完全停电了,然后就是众人的呼喊和惊叫。”遭遇过5.12汶川地震的王华春在刹那间就意识到这又是一次地震。他迅速跑到开阔的室外,周围建筑都是羌族石片建造结构,那样一种瓦解与崩塌尤为触目惊心,骤然间加剧了人们的恐慌。“我在一边跑一边招呼能见到的人,带领他们跑向室外空旷的地方。”

  在一个大的开阔地停放着几辆越野车,一种强劲而坚决的声音从那儿传向慌乱错杂的人群,“是共产党员的就站出来,就集合到这里来。”这个高迈的声音就像是黑夜里迷途的航船望见的一处灯塔。王华春没有迟疑,奔向那里,他在第一时刻加入了这个在灾难现场临时组建的党员救援指挥部。指挥部的人员分为三个行动小组:搜救、医疗、群众稳定。王华春被分入了第三组。“我带领十几名挥舞旗子的导游安稳游客,不断提醒他们不要急于进入酒店,请大家原地坐下,围坐成一个个小圈子。”王华春去酒店协调,请酒店方取出矿泉水、棉被、软的衣物、食物等分发给群众,同时,他和小组成员积极维护秩序,防止哄抢。“在这样的敏感时期,我们都是高度紧张,要不断与群众聊天,安抚他们情绪,同时还要时刻关注各方动态,警惕意外事件发生。”

  负责当地县政府金融工作的王华春即刻联系当地银行,收集金融机构损失情况统计;在安全的情况下测试银行系统,确保银行网点可以正常运营;协调安排在第二天中午前在各银行网点挂条幅,向临时安置的群众发放方便食品。9日凌晨4:30大批滞留当地的群众收拾行李疏解离开,在7:30左右80%群众离开灾区,撤离县城,在王华春和临时指挥部成员的共同协作下,灾害现场没有出现第二次伤害,疏散率达到80%。很多当地的野的司机也自发踊跃免费运送被疏散的群众去县城,因为道路严重受损,原本通向县城40公里的路走了4个多小时。

  王华春抵达县城后迅速被编入县城地震救灾指挥部。“我当时紧急去做的就是与各方面救援力量进行衔接,对救援物资进行衔接登记;联系中国福利基金会等福利机构进行救援,灾区得到180万棉被、600万善款款项的捐赠。同时,参与应急救援,对于群众进行避险安置,包括人民银行、几家保险公司、县文广新局、森林公安、农牧水利作为重要群众安置疏导点。”由于曾经在德阳做过5.12地震疏导和灾后临时过渡阶段的工作,王华春对于应急处置和风险管控并不陌生,同时保险人的身份更令他在大灾面前有了冷静清醒的头脑和应对方略。“我觉得这一次对于自己并不同以往,以前在风险危机处置中,我都是仅仅从保险公司角度考虑出发,而这一次作为挂职政府的基层干部,我需要从政府角度去考虑问题。站的高度和思考问题的意识都不一样。”

  责任与使命感沉实地落在心头,王华春真切体悟到作为党员,作为基层领导干部需要的政治素养、担当意识、牺牲精神的现实严峻考验。人民群众的利益,是他现在所有思考中的核心。

  跳出“小”行业 心系“大”人民

  基层政府磨砺令王华春有了从未有过的体悟,“最直接的受益就是我跳出了原有单纯的行业圈子,在看问题想问题时能够思考得更远。”他觉得自己的学习力有了很高的提升,“我有了更多看书的机会,学习对于基层党员素养的修炼至关重要。”具体在经办工作上,王华春感觉自己无处不在改变之中。“以往在一线工作,接触的更多都是表面上的问题、矛盾,但作为基层党干部,我可以有机会与贫困乡的农户同吃同住三天以上,这样的经历使我真正有可能与农民们心灵相通,这样的相互理解和信任没有这样的经历不可能达到。”王华春相信,这对于他今后回归公司非常有裨益,“我现在如果心里可以装入百姓,那么将来回归公司就一定可以装下客户。”

  王华春履职县镇府挂职,是四川保险业第一次人员从企业挂职于政府,“我是代表公司在旅行政治责任。”王华春对此的意义理解得很深。从金融界跨越到政府,这样的职责与身份的转变使王华春意识中的观点也在亲历中发生着改变。“公司高密度紧凑的业务工作使得我们思想上对于组织意识强调得少,而通过基层政府的实践,我发现在团队管理上实际上最需要培养各思想意识。”自8月8日晚地震以来,王华春所在的政府至今周末从未休息,这里的工作节奏有些颠覆他原先的预想,“政府加班似乎是常态,以前以为金融企业工作强度大,而到了这里才感觉政府的责任感,这里的大压力绝不是在公司时感受到的业务压力那么简单。”

  政府实干的历练让王华春在思想维度和宏观思维上有了深度开阔,“我现在习惯通盘考虑具体问题。”以往在企业时,面对市场竞争主体多,竞争鲜明,他更多的是以企业角度去衡量与协调,在县政府主抓金融工作,王华春习惯于从全县格局宏观把握,“我会力求银行、保险互通有无,加强金融业的内部交流与沟通,集聚力量市场才可能做大做久。”

  8月8日九寨沟地震的应急处置使得王华春更真切感知一个基层党员干部于危难之中存在的价值,“党员干部就是有着特别的使命,在危难之时敢于站出来挺身而出,给群众以信心。要头脑冷静清晰,分清救援的轻重缓急,将损失减低到最小。”

  挂职期间,王华春有机会大幅度大频率走访农村农户,“我们入户体察民情,都不会表露自己的身份,这样我们细微了解到群众最真实的生活状况和需求,我会与驻村干部后续对有关问题核实并商议解决途径。”王华春认为,这样深入泥土、潜进田间的实践走访,极大有益于自己对民众实际生活状况和生命健康需求的真实把握,为今后回归企业积累和收集了最有实际价值的民间生活纪实,为公司深入市场,贴近民心给予了最直接的指引。